消除室内空气污染——RESPIRE实验结果的解释(下)

科普 标签: 原创
2015-09-28 20:22:42欧阳春荣 湖南省人民医院

应该如何解释这些混杂的结果呢?



正像在调查者鸣谢中指出的,该研究有某些局限性:可能监督不力,也可能是乡间调查员没有尽职。

 

此外,数据显示由带烟囱的火炉(plenchas)所获得的室内空气污染减低程度还不足以提供一个更实质性的受益。

   

数据显示厨房区CO浓度平均减少90%,而平均儿童个体暴露却只减少了50%,从大约2.2ppm减少至1.1ppm。

 

不过,这种减少仍然与减少对PM2.5微粒物实质性暴露相一致(大约 80μg/m3),并且减少了儿童呼吸道疾病死亡率。

     

除此之外,调查者说干预组和对照组家庭的暴露浓度广泛存在部分重叠,在治愈-治疗分析中也出现了分级不当的情况。


当依据儿童CO浓度分析数据时,所有临床性肺炎的相对危险系数RR明显减低(RR0.82,95% CI 0.71-0.98),严重肺炎也相类似(0.72,0.59-0.92),提示实质性临床状况改善与暴露的持续减少呈正相关。


除此之外,其它的分析也提供了信息。比如在寒冷季节使人群暴露于室内空气污染的机会增多,11%儿童出现反复发作的肺炎。敏感性分析可剔除这种因素所产生的误差和影响。


由于妊娠期室内空气污染暴露所产生的解剖和胚胎组织学损伤会表现为后期生存过程中的疾病。妊娠期间干预的分析(接近病例数的50%)提示妊娠期间进行干预对于儿童早期肺炎的保护作用较大,而出生后再进行干预则受益较小。


根据这些结果,是否可以判定在发展中国家中室内空气污染干预可以减少肺炎尤其是严重肺炎呢?


也许如此,前提是干预必须带来个体暴露的实质性减少。这些结果很有价值,这会鼓励我们进一步增加和改善干预措施。同时应持续关注孕妇和低龄儿童,并在其它实验中观察其反应。


RESPIRE实验提供了重要的新数据,并且这可以帮助人们引入各种必要措施,以在资源匮乏的Guatemala高地和世界许多其它地区降低目前存在的不可接受的低龄儿童高死亡率。



                         翻译:    欧阳春荣


免责声明
本站医生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渔歌医疗立场。
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