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药就能解决问题,他却用了五个药,看看这位痛风患者的用药有多乱

标签: 医学资讯
2020-01-15 17:48 发布者:月牙儿 来源:李青科普

这是一个粉丝的咨询:



大夫,你好!昨下午脚背突然感觉有点痛,吃了两颗苯锈马隆(苯溴马隆),以为就可以了,结果晚上睡觉后脚痛加剧,早上起床后不敢吃苯锈马隆了,吃了两颗秋水仙碱一颗双虜芬酸钠(双氯芬酸钠)一颗布洛芬两颗地塞米松,然后每个小时吃一颗秋水仙碱,到中午时候脚好多了可以走路了……请问我这个办法对吗?


我告诉他:不对,非常错误。


这位粉丝的痛风,一个药就能解决问题,他却用了五个药。而像他这样乱用药的痛风患者,并不在少数。这也客观反映了痛风太痛苦了,病急乱用药;还有就是痛风也太常见了,用药太任性。


1.痛风时最好不要开始服用降尿酸药


这位粉丝开始脚背疼痛,疑似痛风发作,此时应该用止痛药,而不应该用降尿酸药苯溴马隆,更不应该双倍剂量服用,这个时候大量服用降尿酸药无异于火上浇油。


高尿酸血症引起痛风,但痛风发作常有一些诱因,比如饮酒、暴饮暴食、着凉、外伤等。此外,还有一个诱因可能经常被忽略,那就是降尿酸药。


痛风的根本原因是高尿酸,长期将尿酸控制达标,是控制痛风的最根本措施。所以,痛风患者服用降尿酸药没有任何问题,常用的降尿酸药有非布司他、别嘌醇和苯溴马隆,前两者减少尿酸生成,后者促进尿酸排泄。


但是,尿酸快速下降会诱发或加重痛风,所以,服用降尿酸药一般从小剂量开始,比如半片,一周后可加量到一片。


一些患者知道上述的三个降尿酸药是治疗痛风的,但他们平时不吃,而是等痛风发作时再吃,这是非常错误的。降尿酸药应该平时服用,长期把尿酸控制达标,一次痛风发作控制在360µmol/L以下,多次痛风发作控制在300µmol/L以下。


那痛风发作时该不该用降尿酸药呢?


如果痛风发作时一直在服用降尿酸药,那就继续服用,如果没有服用降尿酸药,最好不要服用,等痛风完全控制1~2周后再开始服用。


2.治疗痛风的止痛药最好不要合用


痛风发作的止痛药也有三种:

非甾体抗炎药:俗称解热止痛药,这是一个“大家族”,包括去痛片、安乃近、消炎痛、对乙酰氨基酚、氨基比林、保泰松、布洛芬、扶他林等,以及新型的依托考昔、美洛昔康、塞来昔布、尼美舒利等;


秋水仙碱;


糖皮质激素:甲泼尼龙、泼尼松、阿赛松等。


痛风发作时,应首选非甾体抗炎药或者秋水仙碱。如果二者无效,或者患者的肾功能不好,应使用激素治疗。


三类止痛药一般不建议合用,极个别情况下,比如长时间疼痛不能缓解,可以两类药合用,比如非甾体抗炎药和秋水仙碱,或者激素和秋水仙碱,但是非甾体抗炎药禁止与激素合用。


同类药不能合用,尤其是非甾体抗炎药更是如此。


双氯芬酸钠和布洛芬都是非甾体抗炎药,所以两药合用是非常错误的,而双氯芬酸钠+布洛芬+地塞米松三者合用更是错上加错。


根据作用时间,激素分为短效激素(可的松和氢化可的松)、中效激素和长效激素,甲泼尼龙、泼尼松、阿赛松三者是中效激素,地塞米松是长效激素。


地塞米松起效快,维持时间长,但它对内分泌轴的抑制作用强,一般用于过敏抢救等短期使用,长期使用严重抑制内分泌系统,一旦停药带来新的问题。


痛风、肾炎等慢性病的治疗,应该用中效激素甲泼尼龙或者泼尼松或者阿赛松。


其实,他这种痛风急性发作,只需使用解热止痛药一种药就可以了,比如说布洛芬或者双氯芬酸钠,选其中之一就行。当然,最好的选择是新一代的依托考昔、塞来昔布、尼美舒利、美洛昔康等其中之一。


现在痛风就像感冒一样成了常见病,治疗痛风也像治疗感冒一样用药太乱,经常导致意外的伤害。


药物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杀敌立功”,用不好伤害自己。治疗疾病,用药不能太任性,最好看医生!


渔歌医疗致力于为医联体/医共体、医生集团、区域性分级诊疗提供连续的服务与解决方案
扫二维码